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妇科医院做人流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07:50:3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妇科医院做人流,慈溪做人流哪些医院比较正规,奉化能人流的医院,余姚做无痛人流哪好点,慈溪人民医院无痛人流,慈溪哪家医院做可视无痛人流好,舟山定海哪里有做人流比较好的医院

今晚19:30,锤子科技将在深圳举办「2017新春新品发布会」。发布会前夕,我们将目光对准了世界各地、各个城市同样忙碌着的「锤友会」。

「锤友会」是锤子科技的支持者在各个城市自发聚集起的社群,不时会组织线下活动,真机体验或发布会直播观看。

他们不喜欢「锤粉」这个说法,强调是「锤友」——他们并不觉得自己是锤子科技的粉丝,甚至群名都是「Friends of Smartisan」。

我们找到了全球各地的「锤友会」负责人——北京、上海、台北、延吉(罗永浩老家)、洛阳、邢台、西安、重庆、内蒙、莆田,国外的有美国、米兰、新加坡、日本等国家地区。并挑选了几个最有代表性的地区和人,把他们的故事、做这件事情的初衷记录下来。

我们并非「锤黑」,但也并非「友商」,只是希望真实、客观地记录下这个群体在这个特殊时间点的故事。也许,这些自发、自愿的锤友是个不错的视角,帮你看到一个更真实的「锤子王国」。

@北京

刘封辰,25岁,前ZOE科技评测

北京锤友会负责人

「锤子的全部手机,我都有。」

这位25岁的年轻人,在微博上有1.6万名粉丝,显然,他对于自己在为锤子做的事情,充满自豪。

「这次北京的三场观影会,有两场是我办的,并且我们负责全国三十多个城市的物料支持」。刘封辰还补充到,去年他做的两场活动(锤子M1的观影及真机把玩),总共参与的人数超过了1000。「我去年找工厂定制了一些钥匙扣,后来在全国锤友界火起来了。」

「发布会开始前一周,影城的管理层出现了一些变动,导致场地合作的时间和价格都要变,这我怎么能接受?」刘封辰说到这里,言辞有些激烈。他据理力争,发布会开始前两天,影城才妥协下来,同意按照原来的方案执行。「我当时就想一件事儿,如果谈崩了,1000个锤友就可能把我撕的粉碎了哈哈哈。」

回想这个过程,他愿意称之为“不信邪”。「其实老罗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是站在舞台上,向所有人展示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去叛逆,去活着,去成功,才使得老罗的粉丝们也效仿他这样做」。刘封辰回忆起第一次举办锤友会的场景,颇为感慨,「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场大规模的线下活动,来参与的人竟然都在找活干,没有哪一家科技公司的粉丝能达到这样。」

「他们花了钱,来到这里,并不是为了单单看一场发布会。」

「他们找到了组织,就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友。」

@台北

王瑞雄,23岁,台北科技大学交换生

台北锤友会发起者

「场地、设备、海报、纪念品,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搞定的。」

工业设计专业的王瑞雄说,他这周的学业任务是周三设计计划书报告,周四日本设计研究课论文报告,周五产品设计课提案,然而,台北锤友会线下活动的筹备,还是他耗费心力最多的一件事。

筹备过程中,王瑞雄遇到的第一个麻烦就是找场地。「审批场地时,老师问是否和课程有关,是否有老师参与,我只说是设计主题的分享会。她倒是也没有深究,不然可能要给她讲讲老罗的故事了,哈哈。」

「场地音响也不好用,设备是找同学另借的,昨天刚去现场调试了一下」。海报和明信片设计、打印、裁剪,大概花了王瑞雄十个小时。

据王瑞雄的观察,台湾人用苹果、华硕和三星手机比较多,几乎没人听说过锤子手机和罗永浩。他觉得这是和锤子科技没有Facebook官方账号有关,锤子并没有铺设在台湾的宣传渠道。

报名这次台北锤友会的,不只是交换到台北的大陆同学,在和台湾同学聊到工业设计时,他也会向他们介绍老罗和锤子,推荐他们看这次发布会,有感兴趣的台湾同学也一起报名参加了。

「下午还要去打印海报,买吃的喝的,我得先忙了…不好意思」,这是采访最后,王瑞雄留下的话。

@洛阳

王戈,30岁,房地产开发

洛阳锤友会负责人

我认为未来是属于少数愿意弄脏双手的人的。

2014年8月17号,我第一次组织在洛阳的锤友群聚会,是T1的真机体验活动,那次活动大概来了七八个人,但我非常满意。当时是在一个饭店里办的,过程中还有一个服务员小哥认出了锤子手机,我们都很吃惊。

之前也试图在影厅办过活动,但影厅一小时3000的价格让人无法接受。这次我终于找到一家愿意合作的影院,恰好他的市场经理也知道锤子,老板也支持,于是就谈成了。但前提是用媒体资源来交换——罗永浩微博的转发,以及我用私人关系找的本地媒体报道,才撬动影院愿意合作。在洛阳这样的「熟人社会」就是这样,活动现场的一些小奖品也是我自己找朋友来赞助的。

这次的活动到目前为止,已经70+人报名了,但根据以前经验,很多人其实是来看老罗的,大家对老罗的兴趣要高于锤子的手机,换句话说,很多人可能就当是来电影院看个脱口秀,跟看电影其实差不多。这和老罗在锤子过多的个人标签有关,个人魅力大过于公司。

当地锤友为本次活动设计的专属海报,海报中还融入了城市的地标性建筑

@日本

莫道人,18岁,学生

东京锤友会发起者

「用了锤子手机才觉得其他手机真难用」,莫道人说。

莫道人,郑州人,17年4月来到日本,准备考取东京的大学。

相较于其他锤友,莫道人知道锤子较晚,原来也并非罗永浩的粉丝。他在15年入手了一款锤子T2,对于锤子,他最大的感受就是“人性化”。「我的T2在国内摔坏了,带到日本用来给国内收发短信。现在用三星s7e,遇到文字就习惯地想拖拽过去(锤子系统的one step功能),但没有反应,那一瞬间就特别失落。」

对于锤子手机,软件和交互设计普遍被认为是最为出彩的地方,但硬件配置的不及格,却使得其前几代产品销量不佳。「其实我是配置党,原来我很看重配置的,但我实在太爱Smartisan OS了,尽管锤子的前几代配置确实有点差,但我还是支持它,我是拿着压岁钱买的T2」。莫道人说,看到锤子前几代销量不佳,他也很忧心,虽然他也承认,谁都可能会失败,即使是老罗。

「如果他输了,我就只能看配置了。」

在来到日本前,莫道人就计划好了,要在日本发起第一次锤友的交流会。2016年10月15日,锤子秋季发布会前3天,莫道人发布了一条微博:

所以,在刚刚过去的9天五一假期,他花了一半的时间来找场地。截止到8号,虽然莫道人组织的“Smartisan日本”群已经有200多个人,但确定能到9号现场才13个人,而他的目标是20人。「日本这么大,很多不在东京,大不了就亏点呗。」

莫道人在郑州参加过几次锤友的线下聚会,在他看来,锤友是一群“很单纯”的人,「我们都是一群有些理想主义的人吧,而且这群人都很关注锤子科技,是单纯的喜欢他们的产品,而且不只是手机」。莫道人说,他还时常关注坚果手机的微博账号,里面发的内容,按他的话来说,「作死了」,显然,这是他对锤子整体风格的高度赞扬。

「锤子科技不只是老罗,就算现在CEO换人了,我也会接着买的。」

@印度

黄立飞,25岁,自媒体

新德里锤友会负责人

「每个人来到世间都是改变世界的。」

「你做个好人这个世界就多个好人,做坏人就多个坏人。」

这两句话我至今还记得,这是人天生下来,骨子里带的价值观。我们这个群体不认为自己是谁的粉丝,我们只是认同老罗的价值观,我们想做但因为现实压迫而没做到的东西,他帮我们做到了。

因为工作原因,我去过很多城市,每到一个新城市,如果刚好有发布会我就会去参加线下活动。我已经参加过深圳、成都和南宁的锤友会,后来我因为工作要出国,就开始在国外组织锤友会。

这次印度锤友会预计10多人参加,你别小看10多人,这可是在国外。我在国外办活动不需要租影院,找一个咖啡馆在店家消费,就可以用它的投影音或者大彩电。酒水我会买个1、2箱,但是有人最后还要给我钱,大家都很客气。

活动中,我遇到过很多有趣的人:有狂热分子,给我们讲他如何给别人安利锤子,结果被以为在吹牛,可他越挫越勇;还有学生,坐几小时的车来参加线下活动,因为校区距离很远......大家聚会完还会去撸串喝酒,有些人还因为这样成为好朋友甚至是情侣,我就遇到过俩对,成都一对、南宁一对。

当时的感受真的是「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」。

@美国

氢氧,27岁,金融从业者

纽约锤友会组织者

「我是锤粉,不是罗粉」。在结束了和纽约两位锤友的聚会后,氢氧和我们聊了聊。

谈到为何想攒局组织纽约的锤友会,氢氧说是一时兴起:「因为时差关系,发布会是美国东部时间周二早上7点半举行,没有办法组织大家看直播,因此就是周一晚上吃了个饭」。美国并不是锤子的主要市场,在购买锤子之前,氢氧也很担心信号适配问题,但过来之后发现,用本地运营商的信号,使用锤子也很顺畅。

最右为氢氧,中间为锤子科技前法务负责人Raymond,他恰好也在纽约

「虽然看不上直播,但上班路上也会看看微博和朋友圈的实时推送」。氢氧拿着锤子M1L,在美东的夜里12点回复我。

「感觉已经回不去了」,是氢氧使用锤子的最大感受,他之前也用过iPhone和其他安卓机,但锤子手机的系统让他决定不再使用其他手机。他还特别谈到了锤子的“大爆炸”功能,「太好用了,每天至少一二十次」。采访当中,氢氧始终强调,自己喜欢并购买锤子,单单是因为锤子的产品,「如果遇到锤子的软硬件问题,我肯定也会直接反映出来,不会因为是老罗的手机,就盲目地说好。」

氢氧告诉36氪,美国人以使用iPhone为主,安卓机中三星占据了超过五成的份额,也有很多人喜欢使用谷歌的Pixel,但中国的手机,只有华为和小米会有很少的人使用。当我们问到,使用锤子会不会在同事中“稍显异类”时,氢氧说:「没有什么奇怪的哈哈,他们偶尔会好奇,我会演示给他们看,说这是中国的手机和base on安卓的系统」。有时候他也会演示一些特有的经典功能,比如“大爆炸” 、“讯飞输入法”。

「他们会很惊奇」,氢氧说。

在采访当中,我们发现了很多城市的锤友会都专门制作了海报。

有的将城市的「代表元素」包含进去:

(大庆、南宁)

有的将城市的名字巧妙地融合进去:

(兰州、衡水)

(吉林、哈尔滨)

有的将城市的地标建筑巧妙地融合进去:

(天津、徐州)

(日本、台北)

还有更好玩的......

(呼和浩特、重庆)

有关锤子和老罗,他们还有这么多话想说:

@Kelvin(西安锤友会负责人,「锤粉社区」管理者)

我更看重智能手机的人文属性,是否能给我的生活添加一些色彩,让我的生活品质得到提高。它的物理属性不需要多强,但它的价值属性一定要给我带来认同。

@Wei小明(微博网友)

在用T1,快三年了,系统好用,M1的home键没法接受,期待新品。

@Ta-Da(36氪微信读者)

当年罗永浩一句“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”被传得烂了大街,也变了味,现在“情怀”和“工匠精神”成了第二波,在很多人的口中这些东西都变了味儿。或许它们并没有理解这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,而是更愿意用这样的话来调侃,不知者不怪。“通往牛逼的路上,风景差得让人只想说脏话,但创业者在意的是远方。”

@LaMarque(36氪微信读者)

现在用着锤子M1和小米mix,之前是锤子T2和黑莓。追过iPhone1到4s。除了内存小、拍照烂、电池用得快,锤子T2真的是我用过最舒服的手机。罗永浩关注和创新的点都很有意思也真的好用,只是他身边的伙伴没有帮他把一部手机其他共性的地方做到位。有点失望了。这次,我不再抱希望了。

@luckly(莆田锤友负责人)

小城市不容易,一个城市也见不到一个锤子广告。以前这些人都不用锤子,参加活动后都用了,市政府的朋友都开始用锤子了。这就挺好。去年做活动的一点收入拿来做公益,影响力影响了大家对锤子的重视,现在人数是去年的一倍了。这次的活动也打算做公益,捐掉。

@赵雨龙(河北邢台任县锤友会组织者)

我原本以为他们(锤友)只是感兴趣,但去年聚会的时候,感觉也挺狂热的。人都是有社群需求的,在对于锤子的情感上,他们原来很孤单,在聚会上,他们都说终于找到了组织。

@凌炎(北京锤友会组织者之一)

表象上看,锤友和其他手机产品粉丝的区别在于,锤友中在乎设计的人比例更高一些。像聚会海报,还有开箱照的平均水准要好上一点。另一点不同就是,除了基于产品的认同,多了对老罗价值观的认同吧。理想主义者更多一些。主要确实接触到其他产品的用户容易,粉丝还真没怎么碰到过。

@香兰(延吉锤友会组织者)

我们不是纯粹因为家乡人就支持,延吉创业的人也很多。这个顺序先是产品真的好用,理念真的认同,其次又是家乡人,所以更加支持。

锤子发布会前,锤子&即刻联合发布了一张全国锤友分布图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去医院人流要多少钱